不骞

到底是芸芸众生还是众醉独醒╮(╯▽╰)╭

循环往复的时空

        总是觉得这样的生活,如此熟悉,真的好像曾经如此生活过一样。

  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   2015年2月30日

  我张望着天空,灰暗的天空淅淅沥沥下着雨,我躺在腐败的土地上,雨水冲刷着我每一寸肌肤,已经开始溃散的瞳孔,终是失去了最后的焦距。

  我低头看到我的身体,赤裸的躺在污地,雨水冲干净了血污,惨白的身体曝露在荒野。

  人,赤裸裸的来到这个世界,我又赤裸裸的离开。

  就这样结束了,失去肉体而成为灵魂的我。原来这个世界真的有灵魂存在,而游魂又将被来自哪里的使者引渡。是去天堂抑或地狱?是轮回抑或不超生?是消亡抑或永存?亡者的灵魂将前往何处?

  是的,就这样结束了。隐藏在黑衣下的使者,没有恐怖的镰刀,没有狰狞的面孔,使者静静地引我行走,是升天抑或下地?

  是无边的黑暗,却像是母亲体内的温暖平和。

  是的,就这样结束了。我踏进白色的光圈,我忘记我因何死去,我忘记我来自何方,我忘记我是谁。

  

   1995年2月30日

  这个世界每天都有很多婴儿降生,我只是在这其中的普通的一员。


  二十年,对于地球来说,不过是绕着太阳转了20圈,自己转了7305圈。


   2015年2月30日。

  这天是我二十岁生日,却也是我生命的终点。

  我赤裸的躺在荒野的洼地,天空飘着小雨,阳春三月的雨,给我彻骨的寒冷,我记得是谁将我推向死亡的深渊,我不甘等待鲜血流尽死去,我不想屈辱的等待死神的降临。

  但,我能做什么?我不甘地望向灰暗的天空,眼睛失去最后一丝光亮。

    我飘在空中,静静地看着躺在泥泞中的“自己”。裹在黑袍里的死神,牵引我,不知去往何方?我转头看不到原来的世界,是有无尽的黑暗。

    前方,一个白色的光圈。

    我想问,那是什么?却已经踏入光圈。

    柔和的力量包裹着我,心一下子宁静下来,如洗涤尽灵魂上的罪恶,回到婴儿般的纯净。


     1995年2月30日

  妈妈说,这天是全家最开心的日子,因为他们的小公主出生了。


  我只是这世界上的普通一人,我被我的家人关爱着。


   2015年2月30日 

  荒野只有雨打在枝叶上悉悉索索的声音,我感觉我的血液快要流尽,眼睛看到的只有一片灰暗的天空。

  我感觉这个场景多么熟悉,仿佛经历无数次。

  身体好像飘起来了,低头看到惨白的尸体——是我自己赤裸着的身体。

  会来一个全身都包裹在黑色的斗篷里面的使者,使者将引导我?引导我去往何方?

    这一切的一切,仿佛经历无数次。

    被欺骗的愤怒,被欺辱的不甘,沉淀在我的灵魂里。随着使者行进,来到白色的光圈外,我忘记我是谁,我来自何方,我在做何!我踏进光圈,黑色的情绪有着不能承载的重量,令我痛苦。


      1995年2月30日

  这一天,我降生于这个世界,却永远失去了我的一位至亲。 

  爸爸说,你要永远记住你的生日,你的生命来自于你的妈妈。她很爱你,她和我们都很期待你的出生,却只能匆匆看你一眼,然后永远地闭上眼睛,她很想抚育你成长,却只能将手抚上你的小小的脑袋,然后无力垂下。孩子,我们并不是想让你背负着,我们也爱你,你的妈妈也很爱你,我们只是想让你知道,你的妈妈是一位伟大的母亲。所以,不要轻易放弃你的生命。


      2015年2月30日

  我被扔在城郊的荒野,污泥溅到我身体上,又合着血污,随着雨水滑落。天空灰沉沉的,映着我眼中的绝望、不甘、屈辱……

  这一幕幕如此熟悉,荒野处的荒地,灰暗的天空,淅淅沥沥的小雨,赤裸惨白的尸体,蜿蜒的血水在地上横流,被雨水冲散到四处。静静等待着,慢慢面临死亡,黑色的使者将来引渡。

  好似经历无数次。

  黑色的使者如期而至,我抬头望天,低头看地,这一幕幕惨象好似早已印在眼底。

  我问:你是谁,我是谁。

  使者默然无言。

  我将手一挣,仿佛挣开无形的枷锁,将使者黑色的裹布扯掉,是空无。黑色的衣袍之下,竟是一片虚无。然而,我却听到一声轻笑。

  黑色的衣袍本应随风而去吧,然而却顺着手臂缠绕上我的灵魂,被黑色吞噬。

  我是那隐藏在黑色下的引渡人:

  引领灵魂,回到本初。


  我是谁?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死亡又重生,

永远停留在这个时空。

死去又出生,

永远生活在这个时空。

循环往复地生活着,

活在“曾经”活过的世界,

做着“曾经”做过的事情。


记,补课第一晚,将去学校。

高三,也将是新高三。

等待毕业,分离。



0229、2299

雕像在流泪

夜间的雨一直在下,

屋内的雕像在流泪,

月光照进来,

看看

刀刻的脸庞上

留下的两行清泪,

雕像在流泪。